医疗卫生志
目录

204  第一节 壮族医药


   壮医治病擅长用草药内服、外洗、熏蒸、敷贴、佩药、药刮、骨刮、角疗、药灸、壮药 透穴疗法、陶针、挑针、金针、掌针、跖针、颅针以及花山气功点穴疗法。壮医传统技术中 的壮药内服、外洗、陶针、角疗、骨刮、针术、灸法于先秦时代已开始运用,中经汉晋六朝 的发展,医学理论逐渐形成。唐宋之际,壮医大约掌握数百种药物,置备各种医具,运用十 多种医疗技术,形成独特的民族医药学术。壮医一词,壮文本义是壮族掌医,兼有掌药的意 思。壮医壮药紧密结合,本来二者同出一手,后才逐渐分工。掌医能治内外妇儿科疾病,组 方遣药,针术角疗,对外感时病及奇难杂症,均较擅长。掌药以采药制药为主,有时也问病 发药,主要是发外洗药,内服药限于给简易成方。
   壮医理论
   壮医对人体结构与生理机能的论述,古代壮医对人体结构的认识,大体是躯肢腑脏,靠 血濡养,生机活泼,由气推动,人体机构跟生理功能一致。圆颅方踵,内阴外阳,蕴质含灵. 聚精会神。人体不断跟地气相交换,构成机体有形有质,不断与天地相交换,促进生机运行 不息,所以天气、地气、人气互相交感,同步推移,血营充沛,气机畅达,于是机体生理趋 于常态。反之,天气变异、地气溷秽,人气失调,交感转戾,以致三气不同步,加以邪正纷 争,气机阴窒,血质瘀滞,则变生诸病。这是壮医对人与自然的关系,即人天地的统一观。 三气同步则生机畅达。
   壮医学把人在宇宙间视为人天地三同步运行的统一体。自人体内部来看又当作是一个有 限的小宇宙单元,把整个人体区分为三部,即上部天、中部人、下部地,人体内三部也是同 步运行,制约化生,生生不息。形体与功能相一致,大体上天气主降,地气主升,人气宜和。 但不能只升不降,只降不升,而是升降适宜,中和涵育,这样气血调和,脏腑自安,生机健 壮。倘升降失宜,出入窒碍,气血运行失调,脏腑不宁,百节受累,就会疾病丛生。
   壮医对脏腑的概念,最初称五脏五腑,经长期实践,到唐宋时代对脏腑结构与功能有了 进一步认识。公元11世纪中叶,北宋庆历年间,在广西壮族地区(今宜州市)进行人体解剖, 按度量绘成《欧希范五脏图》,对后世医学有深远的影响。
   壮医认为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从外环境来说,人天地是同步运行;从内环境来说,脏腑 也是协调同步,气血交融,阴阳相济。机体由营血滋荣,气机运化,维持生机正常。遇到外 感内伤,气机窒碍,血质瘀滞,气血失调,阴阳舛戾。壮医的治疗方法,是运气行血,补偏 救弊,调节脏腑,阴阳交泰,畅达生机,达到健运不息的效果。
   壮医认为白昼骄阳灼人,就是阳盛生热,黑夜阴霾袭人,就是阴凝生寒,晨岚暮霭是风 气盛,拂晓黄昏是湿气重。邪气盘郁就会蕴为痧气,疫风传变就酿成疫气。所以寒、热、风、 湿、痧、疫的气过盛,正气低沉,邪气炽盛,交感为患,故三部失调,六气薄袭,正虚邪盛, 化毒伤人,变生百病。壮医认为疫风时症,变化很快,要及时治疗。杂病起因,多由起居不 节,溷秽漫侵,情志郁滞,精神涣越,渐成病态,转为奇难杂症,延误了时间就不易治疗。 壮医对奇难杂症有服药佩药,兼用蒸洗,采用针法、角法、刮治、挟捏也很有效。
   壮医认为百病都生于气,导致疾病的气肉眼是不易看见的,但在人体内引起疾病及其转 变过程是可知的。原气是人体生命的根本,戾气是产生疾病的原因。壮族聚居地区多发痧症, 壮医认为是由于沙气致病。壮语称烟雾质点为气粒,为蒙沙,由极细物质的沙气致病,所以 叫做痧症。瘴气也是病因,专指岭南时疫的病源,晋代嵇含《南方草木状》已记有黄茅瘴, 黄芒瘴;隋代巢元方《诸病源侯论》谓岭南瘴,犹岭北伤寒。此外还有冷瘴、热瘴、哑瘴、 炎瘴、烟瘴、岚瘴、暑湿瘴、毒水瘴等都是壮族地方多发病疫。壮族世居五岭之南,山岚雾 露,盘郁结聚,不易疏泄,阳盛阴凝,蕴湿化热,挟痧带瘴,常易猝发,病机多变,所以壮 医同时运用草药外洗熏蒸或内服,有时针术角法并用。
   壮医诊法
   诊询 先问自体感觉,次问近症,再问远事,诊询范围,包括寒热、饮食、二便、寐寤、 三部、内外、痛舒、汗液、视听、行止等都要诊询。
   诊按 以掌按额,探知病人的寒热温凉;按廓以检查病人躯干四肢异常;按胴以探查病 人脏腑情况,如位置变异,痛感区域,积聚症瘕等。
   诊舌 壮医以舌质表病本,舌苔表病标。舌僵中风、舌软鲜气盛,舌软黯气虚、舌瘦而 淡血虚,舌瘦且黯血瘀,舌伸不收阳脱,舌缩不动阴脱;苔鲜新病,苔厚宿病,黄苔热,白 苔寒,白腻湿包寒,黄腻湿裹热,黄燥热炽,紫则风盛,绛深蕴毒,蓝涩危象,黑燥津枯, 白燥气耗,失色血枯。
   诊息 以诊病人声息、气息、气味为主,如自然发声、言语障碍、声音低昂、呼吸盈缩, 各种气味,以及呻吟、喉响、肠鸣、气促、息弱等,都是由诊息得出信息。
   诊甲 诊察指甲与甲象辨证是壮医传统诊察方法。通常诊察各指甲体、甲床、月痕、皱 襞、孙络,分辨形状、质地、颜色、泽度、动态等,检查形态大小、弯曲、扁平、凹凸、厚 薄、嵴棱、疰蚀、断裂、残缺;质地坚软、韧脆、致密、粗糙;颜色深浅、泽度荣枯。甲象 二十八种,各有特征。如葱管甲、蒜头甲、鱼鳞甲、瘪螺甲、鹰爪甲、汤匙甲、扭曲甲、竹 笋甲等,是对广义经络、脏腑、气血、生理、病机辨证论治的重要依据。
   诊脉 诊脉特点,是由掌医双手布指同时按切天、人、地三部,诊察病人六部经脉,从 经脉的升降、急慢、大小、上下、力度、节律、动态、神韵,以候经络、脏腑、气血、生理、 病机、三部六脉,同步异步,升降出入,节度消息,辨证论治。
   询、按、舌、息、甲、脉,应该六诊同参。首先从诊询人手,按察病位,探舌象,定气 息,初步分辨证型,再以甲象印证。脉象考察,有时舍脉以从症,或舍症而从甲,总之要综 观症侯,甲脉同参,掌握信息,辨证论治,综合治疗。
   治疗技术
   壮医常用多层次综合治疗方法。既用壮药内服外洗,又有针术角法、挑刮挟捏以及熏蒸 汽雾并用,辨证论治,随证施用。
   方药 传统方剂有运、 行、通、导、摄、清、制、化8大类。其中运气、行血方最多, 运转气机、行血养血,能就气血调和,根本自固,机体康复。其次通畅郁结,疏导瘀滞,摄 取精华,清毒解热,都是针对病机适宜施用,再加上制约三部,化生精血,来达到治疗的目 的,所以壮医学者,专攻术业,致力于运气、行血、通结、导滞、摄纳、清毒、制约、化生 大法,随机应变,调度施治,这是掌医高手。
   薰洗 壮药大部分可用于煎水洗浴治疗。煮药蒸汽,是把病人坐在围布罩棚中熏局治疗。 对外感、内伤、麻痹、风湿、痧症等,常用多种草药组合,煎水洗浴熏蒸,外用药较少禁忌, 利用药多力宏,功能运气行血,祛秽除病,使病人一身轻快,诸症缓解。
   带药佩药 佩药治病,起源于古代卉服。据《马平县志》引《岭表录异》佚文,当地壮 族俗尚卉服。原来古代壮医观察到草木寒热温凉属性,于是选用勾芒、红蕉、桐花、琼液、 婆罗、古贝等令病人佩带,有散寒祛湿或清热的功效。壮民俗给婴儿披鹅毛以辟惊痫等症。 通常选用馥郁透窜性药,以丝线串系,给病人佩挂于颈项或手腕,以治疗慢性病。
   槌药敷贴 治痈疽疔疮,跌打损伤,常用生草药捣烂连同自然汁敷贴患部,有时也制成 药膏药散备用。
   祛秽消毒 壮医外科很注重消毒,常选用橘油、黄皮、香樟、苦楝、乌桕、枫叶、金银 藤等药加水煎沸,蒸煮医具,掌医盥手,冲洗患部伤口,壮语称“去秽”,经祛秽消毒后施 治。
   洗鼻雾化 对鼻、喉病及呼吸系病,常煎煮草药液吸气洗鼻,或蒸化汽雾,令患者吸入。 宋代周去非《岭外代答》卷四记载:“邕州溪峒,以瓢盛山姜汁或盐水,施小管插鼻,导水 安流入鼻,既饮必噫气,凉脑快膈,莫若此也”。过去人们误称鼻饮,实际是壮医洗鼻疗法。
   隔离更衣 时疫流行,病家谢绝串门,邻村间也暂不交往。壮人从外地回来,往往停留 在村外,等待家里人提篮装衣去迎接,再将换下的衣物蒸煮,以便祛除溷秽消沙虱毒。
   角吸疗法 用黄牛角、山羊角、麂子或黄猄角作成角具,对各种病症选定不同部位进行 角疗。
   骨弓刮法 对外感时病,内伤杂症,常用骨弓刮治,采用马、鹿、麂、麇等野兽肋骨作 成骨刮弓,根据辨证论治,选在病人背廓、肓棱、肘弯、膝弯等部位进行刮治。
   药刮法 多用于一些急病,如壮热实证,用芭蕉根蘸石灰水刮治,邪毒深入,则用野芋 根刮治。
   挟捏法 仓卒发病,来不及用药或其他疗法时,壮医常直接用挟捏法治疗,多选在头、 额、颈项、背胸、肘弯、膝弯及各部穴位,掌医屈曲中指食指以指关节侧面进行挟捏。
   灯花灸 小儿急慢惊风、客忤、痄腮、咳喘、食滞、泄泻等常用这种方法。施术时用灯 芯草或细麻线蘸油少许,向灯花点火,迅速粹向穴位,啪啪有声。
   药线灸 壮医用运气行血通痹导滞药物泡制成药线,对时疫杂症,随点随灸,具有行气 止痛,活血化瘀,通关过节,消炎去肿等功效。
   挑针疗法 此法源于古代壮医挑沙虱及挑草子疗法。 宋代范成大《桂海虞衡志》 云: “寒热时疫,南中吏卒小民,使人以小锥刺……谓之挑草子”。按壮医经络穴位辨证施术, 治奇难杂症,效果很好。
   陶针疗法 是古代壮医传统医术,初用陶片洗净轻击成锋消毒备用,后改以金针施治仍 沿用陶针穴法。广西柳州地区人民医院覃保霖医师著有《陶针疗法》一书 (人民卫生出版社 1959年版),及《壮医陶针考》一文(载《中医杂志》1958年第3期),绘制穴位图谱并详列各 科疾病治法及其独特效果。
   掌针疗法 壮医认为手部经络与脏腑相关,形成网络点,通过长期临证实践,掌面掌背 的88个穴位,运气行血,解郁导滞,摄精清邪,制约化生,治疗的范围很广泛。
   跖针疗法 据壮医经络分布,跖面网络点与脏腑相关,足趾66个穴位点,治疗奇难杂症 有独到之处。
   颅针疗法 根据壮医巧坞网络系统,以发施穴为中心,采取颅外定穴,治疗脏腑气血躯 肢百节之病,为壮医特殊疗法之一。
   旋乾转坤针法 为壮医金针传统疗法,融会古代砭石、陶针、角疗技术,遵循壮医针砭 古法“轻刺阳证,重刺阴证,平刺和中”的经验,以轻扬、凝重两种基本技法交互运用,组 成三度八法运针节度。壮医针术古法,与《灵枢.终始篇》“一刺则阳邪出,再刺则阴邪出, 三刺则谷气至,谷气至而止”的理论互相贯通。
   花山气功 溯左江而上,宁明、龙州一带的花山崖画中,一部丹砂人像画,为壮人正面 站桩马步,双肘微曲,莲花掌擎天,千钧步拔地,人体中垂线垂直于地心,全体重心正凝集 于脐下一寸半气海丹田之地。是一幅天然天地人三体同步,精气神饱满涵融,拔山举鼎,生 动逼真的《古壮医乾坤掌气功》图谱,具有原始的人象造形与古朴的艺术风格。
   综合治疗方法 香港患者黄益娘,经大医院确诊为“宫颈癌后期膀胱直肠转移”,中、 西医棘手,黄于1981年到广西请老壮医潘振香诊治,运用祖传壮医内服、外用、垫睡方药及 火针等综合医疗技法治疗,不到半年告愈,1982年9月23日黄投书“健康报”致谢。经3年观 察再没有复发,到广西医学院附院作切片检查结果“找不到癌细胞”(《民族医药研究》第1 期第3页)。
   壮药 壮医临证用药大多数是当地特产。历代掌医(壮医师)、掌药(壮药师)凭口耳相传, 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山海经. 南山经》所载药物,也有壮族地区的产品。如《南山经》记 述:“祝余或桂茶,食之不饥,白蕃,或作睾苏,食之不饥,可以释劳;迷谷,佩之不迷”, 早在渔猎时代,煮螺必用蒿苏以解毒去腥,至今壮民俗尚存这种习惯。《逸周书. 王会篇》 载:“……正南瓯、桂国、百濮以珠玑、毒瑁、象齿、文犀、翠羽、菌鹤、短狗为献”。所 举大部是动物药,可见出自渔猎时代。南瓯、桂国、百濮部分属壮族先民,药品多为五岭以 南区域特色。说明壮族地区很早就将珍贵名产入药而且输入中原。历代文献所记壮区物产药 名有相当一部分用壮语直音记述,如古贝、古漏、罗望、罗蒙、都念、庞降等均用壮音词组。 壮药医疗价值较高的也很多。 如壮族地区盛产菌桂、 牡桂、薏苡、丹砂、钟乳等,均列入 《本经》,辟尘犀、白龙珠、象齿、蛤蚧,在当时很有名气,邕州金缠砂最为上品。早在唐 代,壮医取自牛的胃肠液制备“圣齑”用治饮食不化胃肠痞胀,这是最早的多种消化酶制剂 用于临床治疗。
   唐代以后,壮医壮药发展快。吉荆白药解百虫毒,都念子温五脏益肌肤,山橘子行气导 滞,山姜花温中散寒,青蒿治疟,田七疗伤,肝藤黄鳝藤治肝气瘀滞黄疸症瘕;铜鼓草治积 聚症瘕,都管草综治蛇伤,风狸治风疾,金蛇解百毒,山獭消箭毒等,壮药有他的独特的地 方。
   壮族流传药市习俗,每年农历五月初五,壮医药农将自采药材肩挑车载到市场摆摊,至 今靖西、忻城、隆林、贵县等地仍保留这个习俗。壮族民俗于三月三壮药萌芽的时候,采香 枫叶、黄姜汁蒸糯米饭,用它行气健胃顺气润肺,保存古代壮医运用壮药防疫保健传统。此 外,雷菌、木莲、八角、地蚕、余甘、草果、蛱蝶枝、王棱木、羊矢子、日头子、橄榄香、 灵香草、燕脂木、石核桃、南山金花茶等,都是千百年来掌医常用的壮药。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广西壮医使用的药物更为广泛。有些特殊药物是外省少有的, 光植物药已达千余种,动物药、矿物药又数百种。其中列于规范用药者已为《中国民族药志》 所收载。 此外,为壮医所用而未见著录者尚在不少,有待深入研究。1985年4月,建立了中 国第一家壮医门诊部。六届全国人大代表、广西中医学院壮医研究室主任班秀文教授,招收 了中国医史上第一批壮医研究生。还拍摄了一部反映壮医为题材的科教录像片——《壮医》。
   壮医、壮药是祖国医药学的组成部分,是壮族人民勤奋开拓,适应风土环境,利用区域 药物,创造各种医具,经过长期医疗实践所形成的一种民族传统医学,是一分丰硕的民族文 化遗产,应继续发掘,研究提高。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