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卫生志
目录

205  第二节 瑶族医药


   瑶族先民住地是广阔山区,天然药物丰富,很早就发明了药箭。这种药箭是采用草木、 虫蛇的毒质泡制的,它可以见血封喉,从而增强对猎物的杀伤力。
   瑶族没有自己的文字,历来靠口耳相传,指药传授,子孙传录。在瑶族民间,瑶医药自 成体系,流传于民间医生中,存在于民族风俗习惯之中。为防病治病,为本民族健康、繁衍 作出了贡献。
   瑶医对疾病诊断方法除采用望、闻、问、触方法外,还有甲诊、掌诊、舌诊、耳诊、面 诊等。总结出了风锁、痘等病症名称。在治疗方法上,除了采用当地药物内服、外敷、垫、 挂、洗、熏、佩、熨、药灸外,还有针灸、打火罐、按摩、刮痧、磁灸、骨灸、蛋灸、火灸、 艾灸等方法治疗疾病。治疗病种有:内科、五官科、外科、妇科、儿科、皮肤科、神经精神 科等。瑶族擅长治疗跌打损伤、风湿骨痛、毒蛇咬伤、妇科疾病及避孕绝育等,对于用药, 他们根据药物性味功能及所治疾病的特点总结出独具一格的“五虎”、“九牛”、“十八钻”、 “七十二风”等104种瑶医常用药。
   瑶族医药以草木为主,宋代苏颂的《图经草本》称砂仁“今唯岭南山泽间有之”。瑶民 服用砂仁以除瘴消暑助消化。瑶家一宝的香草,多见于宋代典著之中。沈括《梦溪笔谈》中 指出:灵香草“唐人谓之玲玲香亦谓之玲子香”。周去非的《岭外代答》则记载了灵香草的 产地、生产条件、泡制方法及销路:“瑶垌及静江、融州(今融安和大苗山)、象州,凡深山 木阴湿汝之地,皆可种也”。种植的灵香草“熏以烟火而干之”,然后运往山外出售。瑶族 先民除用灵香草作香料、驱虫、驱蚊外,还用于治疗感冒、发热、腹痛、腹泻、头痛、腰痛 等疾病及避孕绝育等。周密的《齐东野语》中记载:“瑶女数十,歌啸山谷,以寻药挑菜为 事”。可见早在宋代瑶医药已相当普及。
   瑶族医药不分家。一般懂药则懂医,习医必通药,有“有医无药则医不灵,有药无医则 药无用”的说法。除用药外,还掌握简单的外科治疗方法,如“忽遇药箭,急以刀剜去,乃 不死”。从内科用药到外科开刀表明瑶医药早在宋代已有一定的发展。五百多年前,金秀瑶 族自治县居住着原始的“吃茶人”,有关他们“种茶、制茶、卖茶的传说、故事和歌谣”甚 多,说明瑶族人民有喝茶的悠久历史,而种茶、制茶与种药、制药是相关的。
   到了清朝,瑶族医药有了进一步发展。清道光年间屠英《肇庆府志》记载:“瑶族长期 以来,依深山以居。刀耕火种,以砂仁、芋、楠、漆、皮、藤为利,至地力竭,又徙他山”。 清包汝辑《南中记闻》:“瑶族……善识草药,取之疗人疾,辄效”。清. 李宗《黔记》记 有“耕作之暇,人山采药,沿寨行医”的说法。此时,瑶医种植和利用的草药品种增多,医 术也有所提高,同时行医的范围也扩展到沿寨行医。
   瑶医很早就认识到某些疾病可以互相传染,可以预防,病人或尸体是主要传染源。采取 隔离病人、焚烧尸体或迁徙住所,以预防疾病传播。《开建县志》说:“瑶族惧患痘,有出 而染者,不得复人”。在《阮通志》中记载:“有病殁,则并焚其尸徙居焉”。瑶族对天花 一类烈性传染病,采取严禁天花患者回归原村居住的方法,将病人与居民隔开,以减少这种 疾病流行(清. 李宗《黔记》)。这种方法在金秀瑶族自治县的罗运地区曾采用过。瑶族有火 葬习惯,目的在消灭传染源,保护环境。《瑶家河规》中规定不能“乱倒杂物污染河水”。 瑶族的“石碑”也规定不得乱放药毒鱼。这是有效的隔离传染源及保护环境的措施。
   瑶族把医药知识融于风俗习惯之中。桂平县盘瑶,农历六月初六过“晒衣节”;忻城、 上林、马山、都安县(自治县)的瑶族每年五月初五过“洗澡节”。这一天采来百草药煮水洗 澡,认为这样可以“治百病,增强体质,提神醒脑,延年益寿”。瑶族人民有洗澡习惯,不 论严冬腊月还是炎夏酷暑,每天晚上都要洗澡,而且与药浴密切相关。龙胜各族自治县的瑶 族人民,历来有药浴习惯。认为药浴可以舒筋活络,驱风散寒,强身健体。妇女生小孩满三 朝便开始药浴,以后每隔五、六天药浴一次。在药浴中用的草药少则几十种,多则上百种, 所用草药一般各户自采,或邻里间互相补充。接受药浴的人有产妇、老人、病人。据说药浴 不仅可以治病,还可防病。瑶民常用药浴治疗感冒发热、风湿骨痛及瘫痪等病,产妇药浴后, 十天八天就可上山劳动。
   瑶族(茶山瑶、花兰瑶、坳瑶) 有限制人口增长的习俗,传统家庭是“一脉单传”(一对 夫妇只生两个孩子,不分男女,一个留在家中,一个嫁出去)。其节育措施除有村规民约外, 一般妇女都懂得用药物避孕、堕胎。
   金秀一带瑶族有做“药粑”吃的习惯,吃药粑可驱出大量肠道寄生虫。驱虫的复盖面很 广,几乎男女老幼都吃“药粑”驱虫。马山、都安一带瑶族的“打旺”,就是利用动物(羊) 血中丰富的蛋白质及铁质来补充人体内这些物质的不足,对营养缺乏或缺铁性贫血患者是一 味良药。瑶家用蚂蚱待客,一经腌制,可收藏10年之久不变质,吃时酸甜可口,香气扑鼻。 久腌的酢水是治疗腹泻的良药。
   解放后,罗金裕等的《广西瑶族医药调查研究》一书,介绍了金秀瑶族民间常用药,且 首次记载作为药用植物23种(分类18种21属),他们所著《瑶族效方选编》是瑶族医药第一部 专著,对瑶族常见的治疗方选,作了系统的整理和分析。
   1986年至1989年,自治区卫生厅民族医药古籍整理办公室组织专人在金秀瑶族自治县进 行民族医药调查,收集到内、外、妇、儿等科的秘验方585条,调查药用植物980余种。可见 瑶山药材丰富,医药人才也不乏人。现在瑶族地区的县、乡(镇)各级都设有中医、西医医院, 有的设瑶医门诊部,瑶医与中西医并存。在偏远的瑶弄山寨,缺少中西医药人员,其防病治 病主要还靠瑶医瑶药。目前全国除内蒙、新疆、西藏外,各省(自治区)、市都有瑶医的足迹。 广大人民群众早已受益,瑶族医药深深地扎根于民众之中。从清代道光年间的史书记载算起, 他们在南方城镇行医卖药至少有150年以上的历史。 若从宋代瑶民出售灵香草、蜂蜡等药材 产品算起,已有六、七百年的历史。瑶族医药源远流长,治疗各科疾病拥有大量秘方、验方, 对病因(传染源、寄生虫)、生理(妊娠)等方面都有较深的认识,在防病治病、妇幼保健和环 境卫生等方面均有贡献。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