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卫生志
目录

206  第三节 苗族医药


   苗族医学内容丰富,特点鲜明,其诊疗技术具有简、便、廉的优点。
   苗族先民在长期与疾病作斗争中,创立了丰富的医疗技术。在诊察疾病时,以望(诊)、 号(脉) 、问(诊)、摸作为诊察疾病的主要手段。治疗上主要以内服药液、外敷、熏(水熏、 烟熏) 、针(银针、火针)、点(手点、火点、烟杆点)、洗(药水洗)、拔(火拔)、捶、推、刮 (油刮、药刮)、描(水描)、药酒(外擦内服)、煮药淋洗、佩药等。在诊断上,将人体症候分 为72风证,用以辨别疾病在临床中表现的各种症候群。72风证,概括了现代医学中的呼吸系 统、消化系统、内分泌系统、运动系统、感觉系统、骨骼系统、泌尿系统、血液系统、淋巴 系统,也包括内科、外科、儿科、妇科、皮肤、五官、传染、精神等科疾病的内容。苗医在 立证、辨病过程中,是以日常生活中所见所闻为基础。在72风证中,以动物命名的有22证。 如老鸦风、猪母风、燕子风、蚂蚁风、蛇风、马熊风、鸡公风、鸭风、鸡窝风、蚂蚁蛋风、 猫骨风、羊风、蚂蝗风、老鼠风、竹鼠风、鲤鱼风、山甲风、牛风、马风、猴风、蚂蚱风等。 以形象命名的就有50种风证。如扁担风、天吊风、停风、定风、哑风、火风、铁线风、乌风、 半边风、金钱风、锁喉风、黄线风、单只风、喘风、练风、望星风、一掌风、马拌风、背带 风、蛇拌风、鬼鼠风、七爪风、慢惊风、急惊风、肚脐风、耳旋风、波丝风、竹风、积甲风、 满月风、水风、白脚风、收肉风、线风、雄风、疴血风、人刺风、螺风、疳积风、牙疳风、 下阴风、鸟肉风、白血风、全身哑风、四脚风、草木风、人风、麻风、胎风、看病带风等。 在72风证中各以自己独特的临床病候表现而取名。如岩鹰风病人发病时双手煽动,象岩鹰震 翅状而取名。蛇风证病人发病时表现蛇的特征,常伸缩舌头如蛇状而取名。水风证病人常一 物不食只饮水而得名。蚂蚁风,周身如蚁爬但看不见。蚂蚁蛋风,周身起疹,奇痒。羊风学 羊叫,牛风学牛叫。白血风,全身皆白。锁喉风呼吸困难等。
   在治疗上也是根据72风证中所分辨的症候所属而专药专治的。如治岩鹰风时除用72风证 中所指定的药物外,还要用36照火中的火攻疗法,这是根据岩鹰的特点,怕火药铁砂,其主 要作用又是在两翅,因此配药时必须加少许火药铁砂同煎内服,同时用桐油灯草火攻双肩峰 穴,使之不再展翅以达治疗能目的。鲤鱼风,从鲤鱼的特点是腮部调节起作用,它怕茶枯, 故在治疗上用桐油灯草烧腮部,同时用药时加入少许茶枯同煎内服以治疗。羊风症根据羊怕 水的特点,治疗上除服药外,还需煎药水外洗、熏蒸以达治疗的目的。
   苗族医药师多是土生土长的苗族人,他们按本民族的特点行医,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多 有一技之长。由于缺乏本民族的文字,只对疾病有着朴素的认识,没有本民族文字记述的医 学论著,仅父传子或以苗谚歌诀形式口耳传播。苗医除行医外也参加劳动,有广泛的群众基 础,知医行医者多,在农村中许多寨子均有苗医,他们熟悉本民族的健康状况,诊疗有民族 的特色,看病不分贵贱,收费很低,医护一体,自来有“行医上门,送药到手”的风尚。苗 医无专门的医疗机构,医生个人设诊,在民间行医,能及时发现和处理疾病方便群众。有的 外出行医数人分组而行,药品自备,随用随采,重视外治法,简捷有效,他们的足迹遍于国 内各大城市乡村。
   苗药品种繁多,包括植物,动物和矿物药。这些药物同中药有所不同。如勾藤、淫羊藿、 中药用藤和叶,苗药则用根。生半夏与蜂子同炒后,可除去半夏的毒性等。苗医苗药不分开, 无专门药工,药物自采自用,多用生药。认为生药效果好,易识别,一般不加工炮制,炮制 也很简单,如“蒸熟曝晒法”、“开水烫淋法”、“石灰水渍法”、“尿渍法”等,较特殊 的是“身背汗蚀法”。苗药剂型简单,具有简易、灵活、速效等特点。用药立方简便,药味 不多,以单方治病为主,单验方很多。
   苗族医药受历史、地理环境的局限,又无本民族的文字,对疾病的发生、发展的变化认 识比较粗浅。对疾病诊治,只能根据自己的条件找出治病规律。通过临床、结合本民族日常 生活所见所闻加以形象概括,借助大自然中的动、植物的形象对疾病进行命名或诊治。从原 来的单方、验方治病发展到72风证的独特体系。据融水苗族自治县民族医调查,50岁以上的 民族医占总民族医人数的68.7%, 40岁以下仅占3.5%。抢救发展苗族医药工作刻不容缓, 融水苗族自治县为了抢救民族医药遗产,已成立了民族医医院,广西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正 依照1984年卫生部、国家民委在内蒙召开的全国民族医药工作会议精神,从人力、物力、财 力上给予支持,使苗族医药能更快地发展。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