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卫生志
目录

55  第三节 水、大气污染监测、治理


   邕江为广西首府南宁市居民饮用水的主要水源。 1956年, 南宁市的居民为30余万人, 65.31%的人饮用自来水,19.23%的人直接饮用邕江水,15.35%的人饮用井水。1956年3月 至1957年2月, 广西省卫生防疫站首次对邕江水水质进行卫生监测和自净能力调查。监测区 由市区上游的西乡塘起至下游津头村止,流程12000米。分10个水样采集点,每月按期采集1 次,共采集水样145份。结果:据水文站标准断面,河岸宽485米,岸顶至河底高为21米,最 低水位和最高水位差为18.5米,平时水面宽307米,水深部为8~9米,枯水期水面宽291米。 枯水期(1955年4月30日)水位在60.99米时,流量110立方米/秒,流速0.294米/秒,最高含 砂量2.913千克/立方米。 1956年8月至12月,最高水位71.07米时,最大流量8060立方米/ 秒, 流速最大1.90米/秒。含砂量最大0.546千克/立方米。邕江每年5月至8月为洪水期, 又值雨季,最大日雨量39.8~66.4毫米。邕江水自净作用以水中悬浮性固体、氯化物、耗氧 量等项目测定:生化需氧量(5日20℃) 1.6~17毫克/升;氨氮0.002~0.14毫克/升,平均 为0.0286毫克/升; 亚硝酸盐氮0.0005~0.0066毫克/升,平均为0.001毫克/升;硝酸盐 氮0.037~5.62毫克/升,平均为1.704毫克/升;悬浮性固体(枯水期平均为2.21毫克/升; 溶解氧7.85~8.92毫克/升,平均百分饱和度为82.82%~83.64%;化学成分主要为钙、镁、 钠的重碳酸盐。 重碳酸离子年平均为79.45%毫克当量。 Ca+为59.48%毫克当量,Mg+为 17.004%毫克当量。 Na+为22.45%毫克当量。全年总固体平均为137.52毫克/升,硬度为 3.86~7.34度,平均为6.1度,pH值年平均为7.9。表明水质属中性饮水。生物学检验结果: 上河段每毫升含细菌集落最低40个, 最高72000个,平均为2500个。中河段每毫升含细菌集 落最低20个, 最高80000个, 平均为12000个,中心河段每毫升含细菌集落最低20个,最高 49000个,平均为5900个。下河段每毫升含细菌集落最低130个,最高8500个,平均为7000个, 细菌数从4月开始增加,5、6月为最高,7月后逐渐降低。细菌污染量较重为中河段,下河段 次之。 大肠菌类,在0.001毫升中,大部分上河段的检样存在,下河段次之,而中河段两个 采样点(大坑码头和民生码头)大肠杆菌检出率甚高,类大肠杆菌次之,产气杆菌又次之。以 7、8月洪水期污染较严重。根据邕江在不同季节水质受到的不同污染程度,采取相应治理措 施,保障了市民的安全用水。
   1972年至1981年,自治区卫生局组织4市、7地区、40多个县的卫生防疫站参加珠江水系 广西境内左、 右江、黔江、郁江、浔江、桂江、柳江等7条主要河流污染动态监测调查。设 103个断面337个水样采集点,每年枯水期采水样一、二次,每个水样检测22个水质项目。10 年共采水样7697个,获得16万多个监测数据,并对10年水质资料进行卫生评价。广西境内的 7条主要河流, 从1975年后污染逐年加重,至1981年污染有所减轻。污染程度,左、右江和 黔江污染较轻,属微度污染。邕江、浔江多属中等度污染。桂江和柳江多属重度污染。
   1972年至1984年,河池地区卫生防疫站对河池地区的主要河流(红水河和龙江河)进行水 质监测。红水河源出贵州省,流入广西天峨县,经东兰县城、都安瑶族自治县,再入柳州地 区的忻城县境内,全长380多公里。龙江河亦源出贵州省,流入南丹县,经环江县、河池市、 宜山县, 流入柳州地区的忻城县境内,全长180多公里。为了解河水流入城镇前和流出城镇 后的水质变化情况,在红水河天峨县城上、下游,在龙江河的河池市和宜山县城上、下游设 水样采集点(河池市还增设三江口断面采样点) 。共9个断面,27个水样采集点。每年枯、丰 水期各采水样1次。 检测项目:有毒物质10种,一般卫生指标12项。根据珠江水系评价采用 的计算方法, 以pH值、耗氧量、酚、氯化物、汞、砷、铜、镉等9项指标作为评价参数。结 果:红水河天峨段和龙江河河池段有轻度至中度污染;龙江河宜山段于1977年有重度污染, 其他年份为轻度至中度污染;龙江河的三岔河段,因广西磷肥厂的污水直接排入,曾发生鱼 类(包括水鱼,又名鳖)大量死亡事故。污水经治理后得到解救。
   利用生态氧化塘净化生活污水 70年代以前,南宁市的污水(生活和工业的)均往河流及 附近湖泊低洼处排放,造成对生态不同程度的破坏,影响市容及卫生。70年代后期,自治区 卫生防疫站在南宁市南湖进行污水净化试验研究。该湖面积14万多亩,水深1~2.3米,贮水 14万多立方米。对进入南湖的污水先进行沉淀,然后经过15亩水面的水生植物一水葫芦净化, 再进入氧化塘(鱼塘)使水质再度净化。1980年至1982年,每年枯、丰水期在污水进入口和流 经水葫芦净化后再进入南湖的出水口采集水样分析,从8个化学污染指标(氨氮、亚硝酸盐氮、 硝酸盐氮、化学耗氧量、征化需氧量、酚、氰化物、砷) 和一项微生物指标(大肠杆菌)进行 监测。结果:污水经过这一系列处理后,除硝酸盐氮未见降低外,其余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降低幅度为18%~96.35%。最明显的是大肠杆菌,降低96.35%。对湖水中氟、铜、砷、镉、 汞等5种有毒物质也进行了长期监测, 按渔业水质标准评价,发现湖水中砷和汞偶有超标。 检测数据表明这种方法治理生活污水是有效的,已在全自治区推广应用。
   含镉废水治理 广西的铅锌矿开采、金属冶炼企业有30多家,每天排放含镉废水达数万 吨,污染了附近的农田和河流,影响居民健康。80年代初,自治区卫生防疫站组织有关地市 卫生防疫站等有关单位,对大新铅锌矿、融安泗顶铅锌矿等进行镉污染及其对居民健康的调 查与防治。大新铅锌矿为镉的水型污染。污染源主要是该矿浮选砂和生产性废水,受污染严 重的是与矿区邻近的长屯村, 其次是洞灵水库及其灌区。 污染区的部分饮用水含镉量为 0.018毫克/升,超过卫生最高容许量的8%。农灌水镉含量,重污染区为0.09毫克/升,轻 污染区为0.04毫克/升。污染区土壤镉含量分别为17.9/百万分和2.73/百万分,污染区食 品含镉量:谷0.75毫克/千克,糙米0.65毫克/千克,蔬菜4.19毫克/千克 (干重) ,肉类 0.95毫克/千克,香蕉0.65毫克/千克,甘蔗0.02毫克/千克。估计污染区居民日摄入量为 543微克, 超过WHO/FAO提出的限值7~9倍。摄入铅量327微克,接近或略高于WHO估计的摄 入铅量2 00~300微克。对人体健康的调查,污染区人群尿镉均值,长屯村4.861微克/升, 洞灵4.73微克/升,矿区4.45微克/升。血镉均值,长屯村10.90微克/升,洞灵10.55微克 /升,矿区7.32微克/升。尿低分子蛋白阳性率,长屯村20%~31%,矿区20.89%。骨骼X 线摄片结果, 有8人出现骨质疏松变化。部分人群还有不同程度的腰背痛、四肢骨痛等症状 和血压偏低。参照《职业性镉中毒诊断标准》污染区人群中有48名属镉中毒观察对象,重污 染区(长屯村)有7名妇女初步诊断为慢性轻度镉中毒。选择7名轻度慢性镉中毒患者和27名镉 中毒观察对象, 采用中药“金苓汤”、西药PAS及EDTA作试验性驱镉治疗。大新铅锌矿为减 少镉对环境的污染,耗资10万余元治理工业废水,同时对含镉量低的废水,采用水生植物水 葫芦和莲花萍等进行净化处理试验。已受污染的土壤用石灰、草木灰等降低土壤中镉的活性, 减少粮食中镉的含量,取得良好的效果。
   医院污水治理 70年代末,自治区卫生局大抓医院污水的治理工作。至80年代末广西县 级和县级以上的医院有345间, 已建成或正在建污水处理系统的有92间,其中采取一级净化 处理的85间, 二级净化处理的7间。经检查,南宁市21家有床位的医院的污水,经治理后基 本达到国家排放标准,有效地预防传染病发生和扩散。
   随着工业的发展,城市的工厂逐渐增多,排放的废气日益严重地污染城市的大气,直接 影响居民的健康。1981年至1984年,自泊区卫生防疫站与桂林市卫生防疫站在桂林市进行大 气污染对居民健康影响的调查,连续4年以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以二氧化氮计) 、飘尘和苯 并(a) 芘等项目作为监测指标,共获得6000多个数据的综合评价,发现工业区的污染高于居 民区,市区高于郊区。经过对1974年至1978年癌症回顾性调查,肺癌标化死亡率,工业区为 26.62/10万,居民区10.35/10万,郊区7.62/10万,工业区明显高于居民区(P<0.01),而居 民区又明显高于郊区。 桂林市1980年对626名学龄儿童进行健康检查,发现工业区儿童的呼 吸系统炎症比居民区高2~10倍。工业区儿童的唾液溶菌酶活性较低,表明机体免疫力下降。
   南宁油毡厂主要用沥青做原料生产油毡,生产过程产生和排放多种有毒气体,特别是苯 并(a)芘。它是一种强致癌物,对周围居民区大气污染严重。共测130多个样品,发现在下风 测800米范围内都有不同程度超过0.1微克/100立方米的参考标准。南宁市卫生防疫站在1977 ~1981年对该市油毡厂周围居民进行癌症回顾性调查, 5年中污染区恶性肿瘤发病率达 206.01/10万(其中肺癌占73.58/10万),比对照区(油毡厂上风便800米范围的居民区)39.24/ 10万高出4倍;大气污染的危害已引起各地的重视,对一些 工厂采取了关、停、搬迁或转 产等治理措施。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