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卫生志
目录

7  第四节 红七军卫生行政


   1929年冬,邓小平、张云逸等率领广西警备第四大队及教导总队,部分学员由南宁向西 进发,经田东到达百色。12月11日,和右江农民自卫军在百色举行武装起义,成立中国红军 第七军。红七军的医疗卫生组织是以原广西警备第四大队医务所部分医务人员为基础建立的。
   医疗保健体制 红七军辖3个纵队(又称十九、二十、二十一师) 和军直属队,军部设军 医处,纵队设卫生队,营有卫生所。军医处设在当时百色一中内,处长吴清涪,有门诊部为 指战员看病。下有军医(含草药医) 3人,司药卢忠山、副官黄维志。还有事务长、文书、看 护长以及卫生员16人。 担架队长高绍武,担架员60人,担架20副,炊事员3人。医疗器械只 有三折刀包。分内外两科,解决常见病多发病的治疗,做一般疖肿切除和扩创小手术。
   第一纵队卫生队长叶统林,第二纵队卫生队长刘晓,第三纵队卫生队长刘醒。各卫生队 设军医、事务长、炊事员各1人,担架排10人至30人。
   红七军建立军、纵队、营3级医疗卫生组织,军医技术水平较高,能制配一般药品。
   培训卫生干部 百色起义后,红七军经过整编,在当地招收一批具有高小、初中文化的 青年学生以及从各营选送的人员到军医处进行短期培训, 充实医务队伍,每期5人至10人, 由军医处长、军医、司药任教,看护长负责管理。学习方法为边学边干,主要学习常见病的 预防和治疗,常用药品知识,中草药识别使用,消毒和换敷料的方法,包扎、止血、固定、 搬运等救护知识。共培训10多期。各纵队卫生队、营卫生所的卫生员都是经过培训后分配去 的。各级医疗卫生组织配有既懂西医又懂中草药的人员,他们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利用当 地的中草药为部队防病治病。
   医疗卫生措施 红七军在东兰县武篆设有后方医院,内有中医、西医、草药医、护士共 几十名卫生人员,可做腹部外科、阑尾炎切除、疝气修补术、截肢,以及头、胸、腹部等战 伤处理。治疗多采用中、西医结合方法,使用中草药。
   医院设备简陋,伤病员住在群众家里,生活安排和护理主要靠当地群众协助。医院收容 对象是来自东兰和右江河谷各地送来的伤病员。特务连连长李天佑、副官处军需周华彪都曾 从前线转到该医院治疗。
   1930年7月,红七军在果化鹧鸪坳与滇军激战,伤亡400多人。伤员经救护所包扎处理后, 集中到那拔屯(今田东县思林乡定广村)临时医院。伤员200多人,住在群众家里,只有军医1 人和当地草医、数名卫生员负责治疗。伤员的生活护理,全靠村里群众,经过半年多的治疗, 除26名因伤势过重救治无效死亡外,绝大多数治愈归队。
   战地救护治疗 部队作战时,前方设有救护所和转运站。由军医处、纵队卫生队组成救 护所,逐级救护并转送后方。连队无卫生员,依靠战友互相帮助自救互救。由于战斗频繁, 无条件成立临时医院,当不能转送后方医院时,轻伤员就随队治疗,重伤员则包扎处置后由 当地群众用中草药治疗。
   平时卫生工作 军医处成立后,军部发给银元作为购置药品器材的资金,以后主要靠就 地筹款。药材主要从龙州法国红十字会医院,贵州来广西的驮商,肩挑小贩,田阳、那坡来 往货轮等处购置。另外是靠作战缴获。平时主要用中草药,就地取材。在药品器材缺乏的情 况下,没有药棉,就以沙纸代替,没有麻醉药,就用南瓜瓤外敷枪伤创口,吸出弹头,使陷 在骨头中的弹头松动后,再用钳子取出。还采集野生草药马齿苋等作收敛剂,治疗痢疾、肠 炎等肠胃病,收到良好的效果。
   红七军卫生制度虽无明文规定,但在日常生活中,常结合部队发病情况,进行卫生宣传 教育。卫生队长经常到连营去上卫生课,讲授预防疾病的知识。规定行军中每人备竹筒或葫 芦装开水,不准喝生水,必须饮生水时,要加几滴碘酒后饮用。
   行军时,军医处、卫生队随后收容病员。部队宿营前,派人打前站,安排住房。有传染 病的户,不安排部队住宿。到宿营地后,要打扫室内外卫生,挖临时厕所,选卫生的饮用水 源。睡前要用热水烫脚。强调挂蚊帐,烟薰蚊蝇。教育部队勤洗衣、洗澡,勤剪指甲,每人 每月理发1次,注意个人卫生。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