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志
目录

1概述


   自1644年至1991年,广西财政历经清代、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不同的时期。
   清代财政是实行统收统支的中央集权制,一切收入归清王朝,地方各项支出由清政府规 定的收入项下拨留支用。清代广西财政可分三个阶段;
   清王朝建立至咸丰七年(1644―1857年),这个阶段全省每年收支细数已无法查考。征收 款目有田赋、租课、盐税、当税、牙税、杂小税(即厂税) 等,合计不足够100万两。财政收 入中田赋约占三分之二。当时收支相差不甚悬殊。管理财政主要由藩司担任。此阶段财政比 较简单。
   咸丰八年至光绪二十九年(1858―1903年)。太平天国金田起义后,革命烽火蔓延桂东南, 田赋收入大减,军饷开支浩大,咸丰八年(1858年)开征厘金,以资弥补。中法战争爆发,军 费耗用又增,光绪十二年(1886年)至十七年(1891年)共支军饷658.76万两,到光绪二十六年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庚子赔款摊派给广西30万两,全省财政更加艰窘。于是继续扩大捐 输(公开卖官鬻爵)、整顿契税提高税率、加重饷押捐款,甚至开征赌捐、妓女捐以筹饷。由 于大肆搜刮民财,中产者倾家荡产,贫穷者纷纷起来反抗。清政府调动众多军队,耗费巨大 军饷,元气大伤。这阶段支出款项,以军饷、洋款(清廷分摊的赔款和归还借款)为大宗,仅 靠田赋厘金已不够支付,于是,开征蒙江饷捐、浔州南北河护商经费、盐斤加价、土膏统税 等等。并靠外省协饷接济,广东、湖南、湖北三省每年各协款12万两,按月解交广西 (实际 欠解甚多),以维持一切军政费用的开支。这40多年,主管财政的机关,除藩司、盐道以外, 设厘金总局主管收入,军需局主管军饷的筹措及支付。光绪二年(1876年)又将军需局改为善 后总局,掌握军饷的支付报销及官衔捐输等。委派候补道若干人为会办,而以藩臬、盐道总 其成。这一阶段财政已是头绪纷繁;穷于应付。
   光绪三十年至宣统三年(1904―1911年)。这个阶段财政收入有了很大增长,百货厘金、 盐厘金改为统税, 收入增到100万两,比改办前增加30万两;土药税由包商改为设土膏总局 征收, 又实行两广合办,由年收入3.6万两增至96万两,其中广西50万两;盐税计划每年征 银9.3万两,在盐道经管时代,每年有一二万两差额完不成。光绪三十年(1904年) 整顿盐务 后,年收入比过去实征数增加三四万两。新增盐斤练兵经费和米谷练兵经费每年收银20万两, 新增盐斤加价每年约收5万余两, 整顿契税每年收银10余万两。此外,清王朝拨款和外省协 款,广西截留关税和捐输均有增加。到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 ,全省财政收入达489万两, 比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 的161.9万两增加两倍多。收入虽然增加,但各项支出增加更多。 如增加抚院、学道、臬道等衙门行政费,增加饷械所、支应所、官银钱总号 (即国家金融机 构) 及其分号的财政费,扩充巡警、筹办咨议局,成立禁烟公所戒烟总会、扩大教育、筹办 审判所、开采官矿、创办农学堂、农场等等,都需要增加经费。特别是帝国主义连年入侵, 清廷割地赔款, 大量举借外债, 这些赔款、债款都分摊给各省,支出数目更大。宣统三年 (1911年) , 广西解缴朝廷分摊的赔款61万两、 海军经费2 1.8万两,上解总数比宣统元年 (1909年) 增加53.9万两,增长177.38%。当年全省财政预算,岁入447万两,岁出584万两, 收不敷支共137万两,已到了难以支撑的地步。
   清末,横征暴敛,人民负担异常苛重。清政府又规定,新筹的款项由各地自筹自用,自 行核销,这给各省、州、县乱征收、乱摊派,大肆搜括以可乘之机。沉重的财政负担,官吏 贪污中饱,激起广大人民的反抗。光绪二十八年 (1902年) ,广西人民起来抗捐,宣统三年 (1911年)一月,岑溪、镇边、永福、怀远等州县抗捐斗争声势浩大。全国各地人民也开展一 系列反抗斗争,终于汇成辛亥革命的洪流,推翻清封建王朝。
   辛亥革命后,广西宣布独立。民国元年至10年(1912―1921年) 7月,旧桂系军阀陆荣廷 统广西。 当时财政收不敷支,协饷又告中断,加上军阀战争不断,更是捉襟见肘;民国2年 预算, 收入423万元,支出734.6万元,差额312万元1民国3年预算收入273万元,支出598.4 万元,差额325万元。不足之数靠加税和滥发纸币来弥补。民国3年实行旧契换领新契,收取 验契费; 民国5年清理田赋,把附加合并正税征收,后又恢复征收田赋附加,使田赋收入大 为增加。以后几年(民国5―9年) ,虽然财政收入有所增加,但财政支出增加更多,除民国8 年外, 其他几年都有赤字。民国8年帐面上虽有结余。但如果剔除收入中的借款因素,也同 样是赤字。民国3―9年向广西银行借款1629.42万元,比民国9年的收入还多406.42万完。民 国6―9年的财政支出中,军费占72.35%。也就是说,财政支出的大部分是用于当时的军阀战 争,至于大小军阀就地筹款,开烟开赌,巧取豪夺,中饱私囊,还未包括在内。
   民国10年(1921年)7月19日陆荣廷战败下野。孙中山领导的广东军政府虽任命马君武 为省长,但号令出不了南宁。进入广西的军队,除粤军外,还有赣军、黔军、湘军等。旧桂 系的军队散在省内各地,自称自治军,各不相统属,四分五裂。在此情况下,不可能有统一 的广西财政。
   民国14年(1925年)7 新桂系李宗仁:黄绍弦、白崇禧统一广西,形势相对稳定。在财政 方面进行了整顿并采取了一些措施。把各地的财政清理处局改组为收支处,归财政厅直接管 辖,筹饷总局、榷运局、印花烟洒局、浔州常关均隶属于财政厅,并兴办了造币厂、广西省 银行。鸦片烟是广西的一大财源,广西未统一以前,邕宁、龙州、百色、宜山设有土药局, 梧州、郁林设有土药补抽厂,征收滇黔烟土过境及落地税。新桂系统一广西后,民国15年把 这些机构改为禁烟督察局,并增设分局及检查所。同时,统一征收办法,明定税率,实行所 谓“寓禁于征”的政策,实际是“偏重收入,于禁政并无裨补”。采取这些措施后使鸦片烟 税大大增加。新桂系兴办广西省银行,也是以缉获走私鸦片一批变卖得银毫70万元作为资本。 这几年财政状况有所改善,加上利用广西银行投资,建成了公路2000多公里、办了几个小工 厂和农林试验场,兴办教育事业,建立一些公立学校。民国15年全省财政收入1817万元,比 民国9年收入增长48.57%。在总收入中占比例最大的是特别货税(即鸦片烟税),共收入756万 元,占总收入的41.6%。
   民国18年(1929年)蒋桂战争,新桂系战败,李、黄、白出走。同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 下, 举行百色起义,次年2月又举行龙州起义,建立了左右江革命根据地。根据地的财政收 入是收缴囤民党政府的资财、没收豪绅地主及反革命的财产和战争缴获。在取之于敌的同时, 整理税收,开征工商税;财政支出,主要朋于红军和苏维埃政府进行革命战争和开展工作。
   新桂系重新上台后,政局相对稳定,在财政上有一些新的举措,财政状况有所改善,但 收不敷支的局面仍未改变。民国21―30年(1932―1941年),广西财政大致采取了以下措施: (一)划分国家和地方收支,明确了省级财政的范围,对县级财政也作了划分和整理。(二)实 行财务行政、出纳会计、审计四权分立制度。规定县政府为主管经征核支机关,县金库为出 纳保管机关,县财政监察委员会为审议稽核机关。 (三) 明确财政收支以量出为入为原则。 (四)厉行预决算制度。(五)实行统收统支,所有县地方一切收入及支出,均由县依照预算统 一办理,各机关非经特准,不得自行处置。(六)对税捐进行调整,创办营业税、煤油税,相 继裁废谷米出口捐、有奖义会、防务经费,禁烟税费亦依限停征。(七)发行公债筹措经费。 那段时间,广西财政收支总体来说年有增长,预算收支表面上平衡,实际是收不敷支,依靠 债款弥补。加上广西代理国库收支部分的亏空,收不敷支的缺额更大。民国21―26年国库收 支亏空累计达7226万元,亏空之数,都由省库透支。据《吴本景调查桂省财政状况与广西银 行发行兑换券及储备金之报告》记载,广西财政,在民国25年前,因财政收支不敷,已亏空 桂钞约500万元。及至民国25年6月,为抗日问题,积极设备省防,以及扩充航空队与增设制 造枪炮子弹王厂,耗去桂钞约4000万元。又历年兴办硫酸、制糖、酒精、制革、印刷等工厂 投资1000余万元。 以上3项,共耗去桂钞5000余万元。该项亏空之数,只有以省库名义,向 广西省银行借支。把这一时期代理中央收支和省地方收支综合观察,广西财政仍是以大量鸦 片烟税收入维持大量军费支出的格局,搞了一些建设主要是靠发行公债和向广西省银行举借。
   民国31年(1942年),“为增强中央战时财政统筹力量”,国民党政府决定,将省级财政 并入中央系统称为国家财政。广西省一级财政自此不再存在,省之各项经费由中央于每年度 开始前,按上年度预算额酌加30%或50%,定一总数,由省照编预算,送经中央核定,按月拨 款支用。财政收支系统改变以后,在通货膨胀、物价日、涨、支出激增的情况下,省级经费, 每年所增不过数成,与实需数相差甚远,请求追加又往往不获核准。收支调整之权属于中央, 省不能自行处理,广西财政比过去更为困难。
   民国33年(1944年) ,湘桂大撤退,广西70 余县市沦于日军之手,次年日军陆续退出广 西,不久日本投降。本已十分困难的广西时政,经此浩劫,更为拮据。各县财政多数复趋紊 乱,如任意撤换财政科长,擅自变更公库及征收机构,甚至将税捐随意分割使用,破坏预算 制度。而征收正税之外,又复巧立名目,滥收附加及其他苛捐杂税。至于预算既不按时编呈, 决算复延不造报, 种种违法情形,层见迭出,难胜枚举 (民国35年2月广西省政府财三字第 1850号代电) 。当时针对财政的紊乱局面曾经提出过以下措施:(一)恢复财务机构,首先要 恢复征税机构,照旧收税。(二)整顿税捐租费,清理公有款产,积极筹增收入。(三)分配支 出,应将善后救济所需之款尽量提高,以应需要。(四)收不敷支之县及乡镇,可自行察酌情 形,裁并不必要之机构人员及缓办不急需的事业。在理财思想上则从原来的“以开辟财源, 充实财力,达到量出为入为目的”,改为“暂采节流方针,量入为出,平衡收支,先使各项 必需政费得以维持”。
   民国35年(1946年)7月1日恢复省一级财政,但由于划归省级之税收,与支出相差悬殊, 收支不能平衡。尤其是国民党政府发动内战,军费激增,通货膨胀,物价飞涨,财政状况更 日益恶化。 民国37年上半年实际支出7207万元,72%属于公教人员生活补助费及保安官兵、 公费生等主副食费。省支出主要仰给于中央补助,而中央补助又总是姗姗来迟,弄得公教人 员望穿秋水, 叫苦连天。民国38年4月19日财政厅长韦贽唐在向省参议会作报告中承认:由 于中央补助款到达迟,公教人员领得时因币值低落,无形中已大大减少,以至不能维持生活, 如3月份行政院之调整命令到省府时,底薪200元者,可得金圆券184800元,当时中白米每市 担金圆券3万余元,所得薪俸可购中自米6担。由于无款发薪,中自米每市担已涨至30余万元, 所得薪俸只能购买50多斤米。4月底金圆券失去流通作用,广西省政府委员会决定,5月初所 有文武人员每人暂发光洋3元、兵警5角、工役1元。全省共需4.3万余元。款的来源,桂林方 面是将梧州粮站售粮所获价款调用,其余各地则由当地或附近的营业税机构,就近由税收获 得银元拨发。并从3月份起配发糙米,计文武人员每人100斤,兵警77.5斤,技工75斤,公役 47.5斤。至此,广西财政实际上已完崩溃。
   从1949年12月11日广西全境解放到1991年,广西财政经历了以下5个发展阶段:
   1950年至1952年。解放初期,广西财政面临着交通瘫痪,工厂停工,商品匮乏,物价飞 涨,土匪暴乱等问题;同时要担负起支前,剿匪,建立新政权,保障大批人员供给,医治战 争创伤,恢复发展经济,帮助农民渡过春荒,救济城市失业人员等繁重任务。这些任务的完 成,需有充足的财力。各级人民政权把财政税收工作作为一项重要任务来抓,迅速接管旧财 政税务机关,建立新机构,大胆大量使用原有人员,开展征税,以增加财政收入。同时,坚 持执行政务院关于统一国家财政经济工作的决定,加强财政税收工作。收入方面,废除国民 党政府的苛捐杂税,执行政务院统一规定征收工商税收11种:货物税、工商业税、盐税、薪 给报酬所得税、存款利息所得税、印花税、交易税、屠宰税、房地产税、特种消费行为税、 使用牌照税;废除旧社会田赋制度,实行新解放区农业税暂行条例,并着手清理计税产量, 清查田亩,进行查田定产,按40级全额累进税制(税率3―42%)计征;还整顿契税、房捐、公 产、规费等地方财政收入。支出方面,厉行统一编制,精简冗员;制定暂行供给标准,统一 支出管理,实行预决算制度和会计制度。财政管理体制方面,省对市(县),1950年实行统收 统支,1951年为半级财政,到1952年实行完整一级财政。并初步建立企业财务、基建拨款等 管理制度和财政监察。经过上下共同努力,1950年实现收支平衡,1951年、1952年财政收支 逐年增加,全省1950年至1952年财政收入共45962万元、支出30725万元,为实现财政经济状 况根本好转尽了一份力量。这几年,广大财政税收人员是在匪患频仍,生活、工作条件很艰 苦的情况下进行工作。 为了完成征收任务,与匪特作斗争而光荣牺牲的有征粮干部500多名 (其中粮食干部98名)、税收干部71名、财政干部1名。
   1953年至1957年。1953年广西开始进入有计划的社会主义建设和社会主义改造时期。财 政部门贯彻执行中共中央提出的过渡时期总路线,积极组织收入,为社会主义工业化筹集资 金。工商税收方面,在做好经常性管征工作的基础上,对私营工商业进行了反偷漏税斗争, 清补国营、合作社营企业的漏欠税,清理农村的欠税;农业税方面,认真贯彻“种多少田地, 生产多少粮食,依率计征,依法减免,增产不增税”的稳定负担政策,调动广大农民增产积 极性,完成各年度农业税征收任务;企业上缴利润随着国营企业的发展和企业财务管理的加 强,也大大增加。1953年至1957年广西组织的财政收入共15.33亿元,平均每年收入比前3年 平均每年收入增长100.18%, 收入的增长与同期工农业总产值的增长基本相适应,广大人民 生活也有所改善;财政支出,5年合计12.61亿元,其中基本建设拨款占34.2%,文教科学卫、 生事业支出占21.8%,支持了经济建设和各项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
   这期间,财政部门运用财政税收政策,积极支持和促进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 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在农业税征收办法上,对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一般沿用按户征收,以照 顾劳力为主兼顾土地分配原则与农民的负担习惯,鼓励土地入股,促进互助合作运动;对高 级社采取过渡的征收办法,在按户征收的基础上改为按社征收。对新成立的各种类的手工业 合作组织实行减免工商所得税,予以扶持。对国营企业和私营工商业的征收管理实行“区别 对待,繁简不同”,如对私营批发企业一律征收批发营蛳,对国营批发企业不纳税等,使税 收成为保护和发展社会主义,有计划、有步骤利用、限制、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工具。
   在财政管理方面。明确省级、桂西壮族自治州、市县三级财政收支范围和管理权限,贯 彻执行当时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的邓小平提出的六条方针 (即:预算归口管理;支出包干使 用;自留预备费,结余不上交;严格控制人员编制;动用总预备费须经中央批准;加强财政 监督),并于1956年在全省80%的乡(镇)建立乡一级财政。另外,对基本建设、企业和事业财 务,抓紧建立管理机构,培训和配备干部,制定各项管理办法。对国营企业财务实行分级、 分类型进行管理。
   1953年至1957年财政工作在取得较大成就的同时,也有不足之处;1953年执行了修正税 制,在一定时间内不利于国营企业、手工业的发展;在财政管理上,省财政统得过多,管得 过死,不利于发挥市县财政的积极性。
   1958年至1965年。1958年“大跃进”,广西财政工作受瞎指挥、浮夸风、“共产风”的 影响,在反右倾不断升级的情况下,忽视客观经济规律,提出错误口号,采取不切实际的措 施。收入方面,搞两本帐,层层加码,追求高指标;大放收入“卫星”,开展税收“三无” (工商税是无错、 无漏、无欠;农业税是执行政策无差错、应交公粮无尾欠、运粮入库无伤 亡事故) 。支出方面,提出“什么时候要,什么时候给,充允满足,及时支付”。在左倾思 想的影响下,出现“虚收实支”的情况。全自治区财政1958年、1959年、1960年分别比1957 年增长56.17%、110.9%和111.36%,平均每年递增28.3%,其中有大量虚假收入。如商业部门 放“卫星”,收购了大量质次价高或没有使用价值的产品;工业企业该计成本的未计成本, 虚增企业利润,也有应补亏损没有弥补。以有虚假的财政收入和中央补助来安排的支出,连 续3年直线上升, 全自治区1958年、 1959年、 1960年财政支出分别比1957年增长83.92%、 155.65%、216.39%,平均每年递增46.8%,其中基本建设投资急剧膨胀,平均每年递增66.27 %, 3年基建投资占财政支出57.75%(“一五”计划时期占34.2%)。此外,还有工业、商业 部门占用银行贷款和流动资金办工业、搞基建和应付未付的设备及已完工程款。结果出现了 亏空,带来了假平衡,真赤字。财政管理方面,把农村的国营粮食、商业、财政、银行的基 层机构人员、业务管理权都下放给人民公社,实行“两放、三统、一包” (即下放人员,下 放资产,统一政策、统一计划、统一流动资金的管理,:包财政任务) 的管理体制,实际上 在人民公社一级取消了税收制度和财务管理制度。把建国以来制定的合理的财政、财务规章 制度,视为束缚群众运动的“条条框框”,只破不立。工商税收合并税种,各种财务报表砍 掉67%,简化项目指标69.4%。把财政、税务、建设银行机构合并,撤销了保险公司,大量精 简、下放或调走财税、财务人员。这就大大削弱了管理力量,产生了中央、自治区下放企业 的资金、材料、设备无偿调拨,无人过问,搞生产不讲究经济核算,办事业敞开花钱,财政 的正常秩序被扰乱,经济损失巨大,造成严重的不良后果。
   1961年至1965年,贯彻执行中共中央“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和《关于严格 控制财政管理的决定》(简称财政工作“六条”),财政部门为经济调整和改善财政状况做了 大量的工作。全自治区财政逐年增加支援农业支出,大幅度地减轻农业税负担,调整农畜产 品收购价格,退赔平调农村人民公社、手工业社、民间运输社的财物,等等,这都有力地支 援农业的恢复和发展。依据国务院关于适当集中财政管理权限的精神,改进财政管理体制, 从1962年起实行自治区和市(县)两级财政,专署和人民公社都不再实行一级财政,改变过去 财权下放过多、资金使用分散状况。同时,加强税收工作,迅速恢复税务机构,充实第一线 征收力量,搞好征收管理,推广刘朝兴经验 (刘朝兴是博白县那卜税务所税务专管员,1964 年到栗桂公社光山、木棉根两个生产队蹲点,帮助发展种养、工副业,增加国家税收、集体 和社员收入,受到党委、群众欢迎) ,促产增收。对地方国营企业帮助搞好清仓核资,清理 固定资产、流动资金和债权债务,帮助亏损企业扭亏为盈,使财政收入逐年增加。此外,还 采取了一些措施,如减少基本建设投资,压缩非生产性支出,精简职工,冻结各单位1960年、 1961年末在银行存款,清理、压缩社会集团购买力,节减行政事业单位购置费,加强基本建 设、国营企业事业单位财务管理,搞好建帐建制,恢复会计核算秩序,并在中央企业、自治 区直属企业中建立财政驻厂员制度,进行财务监督,等等。
   经过上述调整工作,到1965年财政收入达51015万元,比1961年的36876万元增长38.34%, 比1958年增长9.54%; 财政支出增加到61530万元,比1961年的50333万元增长22.24%,恢复 到1958年61346万元的水平。各项财政管理制度逐步走向正常轨道。但这5年的调整多是在具 体工作上纠正过“左”的行动,并没有在指导思想上清除“左”的思想影响。
   1966年至1976年。“文化大革命”10年,由于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干扰和破 坏,使刚刚调整、恢复的广西财政又遭受到巨大的损失。
   “文化大革命”初期,各级财政部门领导干部被批斗,财政管理工作陷于瘫痪或半瘫痪 状态, 财政收入连续两年锐减,1967年为43955万元,比上年减少24.3%,1968年降到25718 万元, 比上年减少42.6%,低于1953年的收入水平。“文化大革命”转入“斗、批、改”阶 段,财政、税收、银行机构合并,职能处科股被撤销,业务人员骤减,大批干部下放或调走。 把社会主义的积累作为“利润挂帅”,把财政专业管理视为“条条专政”加以批判,把行之 有效的规章制度当作“管、卡、压”加以废除,使整个财政工作陷入困境之中。
   但是,由于广大财税干部尽职尽责,坚守岗位,共同努力,坚决按政策和制度办事,努 力促产增收,从1969年起财政收入回升到51201万元,以后逐年增长,到1975年增加为11.55 亿元。 1976年因“反击右倾翻案风”,财政收入又回落到10.87亿元。对财政支出,贯彻执 行国务院的指示,冻结单位在银行存款,继续压缩社会集团购买力,控制货币投放,在保证 必不可少的经常性支出的基础上,集中有限财力,支持经济建设。农业方面,建成大批水利 工程;工业交通方面,建设了一批厂矿、电站和枝柳铁路(广西境256.2公里) 。但国民经济 中的主要比例关系失调,造成农副产品价格、农民生活、职工工资、居民住宅等方面欠帐很 多。财政管理方面,企业财务管理混乱,亏损大量增加,财政纪律松驰,违纪现象较多。所 有这些都给后来的财政工作带来不少困难。
   1977年至1989年。1976年10月,江青反革命集团被粉碎,广大财政干部联系实际深入揭 批“四人帮”,使长期被压抑的积极性进发出来,成为推动财政工作前进的动力,广西财政 出现了新的生机。 各级财政大力支农支工,以地方机动财力80%用于农业和为农业服务的工 业。财政干部坚持蹲点帮队帮厂,促进农业增产和协助企业挖潜、革新、改造;抓紧企业的 扭亏增盈,企业收入1977年、1978年连续两年增长。1977年还冻结各单位1976年底在银行存 款,压缩非生产性支出,逐步建立基建财务、事业财务管理制度。在经济恢复和发展的基础 上, 财政收入扭转了1976年下降的情况,1978年达14.9亿元,比上年增长18.6%;财政支出 1978年为20.7亿元,比上年增长43.23%。但这两年清除“左”的思想进展缓慢,财政支出结 构不合理和国民经济比例失调未得到解决。
   从1979年起,财政部门认真贯彻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和“调整、改革、整顿、提高” 的方针,促进国民经济调整,做了许多有效的工作。调整农村税收负担,增加支农发展基金; 增加财政补贴以解决粮、油、棉、肉、禽蛋、木薯、甘蔗等农副产品提高收购价造成的购销 倒挂;支持调整职工工资,实行奖励制度和副食品补助。与此同时,进行财政改革。一是改 革自治区对市、县预算管理体制,1980年实行“划分收支,收大于支,定额上交,支大于收, 定额补助,分级包干,一定五年”的办法;到1985年改为“划分税种,核定收支,分级包干”。 从1984年至1987年逐步建立了乡(镇)一级财政。二是改革国家与地方国营企业利润分配体制, 先后实行过企业基金制度、各种形式的利润留成、盈亏包干、第一步、第二步利改税和企业 承包经营责任制,同时改革固定资产折旧制度,逐步将折旧资金交由企业自行使用,并实行 分类折旧, 适当提高折旧率。 1990年,改进了企业承包上交利润办法。1991年在横县进行 “税利分流” (将企业实现的利润分别以所得税和利润形式上交国家一部分,并实行所得税 后还贷和承包<分利> )试点,为深化企业改革,理顺国家与企业分配关系积累了经验。三是 改革税收制度。按照国家的统一部署,在两次利改税的基础上对工商税制进行了全面改革, 调整了部分税种税目,适时开征了一些新的税种,基本实现了从单一税制向以流转税和所得 税为主体,其它税种相配合的复合税制的转变。同时,按照税收体制规定,制定了一些鼓励 搞活经济,促进改革开放的税收优惠办法。农业税实行对人均口粮在起征点以下的生产队免 征,起征点以上的由生产队集中交纳结算改为由承包户交纳结算,改革、调整农林特产税的 征收范围和税率,开征耕地占用税,保护耕地,使农业生产稳步发展。四是改革支出的管理 体制。改革基本建设财务体制,把基建投资拨款改贷款,推行投资包干和招标承包制;改革 行政事业费管理体制, 由过去“财政核定年度预算或差额补助, 年终结余收回”改为实行 “预算包干”的办法,并根据基层单位的不同性质和特点,分别采取“预算包干,结余留用, 超支不补”或“定收入、定支出、定补助、结余留用”等包干形式,还改革对事业单位预算 资金的分配和拨款办法,由过去按干部职工人数分配改为与单位的业务工作量挂钩。通过以 上财政管理体制的改革,调动各地区、各部门、各单位理财积极性。
   促进对外开放方面,财政税务部门对“三资” (中外合资经营、中外合作经营、外国独 资) 企业,实行税率从低、优惠从宽、手续从简,对外商在农牧业、科学研究、能源交通等 方面提供专有技术的也给予减免所得税。对外商投资在河池、宜山、罗城、环江、南丹、天 峨、风山、东兰、巴马、都安、大化、百色、田阳、田东、平果、德保、靖西、那坡、凌云、 乐业、田林、隆林、西林、凭祥、上林、隆安、马山、扶绥、崇左、大新、天等、宁明、龙 州、象州、武宣、融安、三江、融水、金秀、忻城、灌阳、龙胜、资源、恭城、昭平、蒙山、 富川、上思、防城等49个老少边山穷县兴办企业,在所得税方面更优惠。以促进广西利用外 资,引进先进技术,扩大对外经济技术交流。1984年国务院批准北海(含防城港)为沿海开放 港口. 城市后,自治区对北海预算管理体制实行“自收自支,专款补助”,征收能源交通建 设。基金也给予照顾;对防城港区1986年试行“核定基数,收支包干”的办法。
   支持老、少、边、山、穷地区发展经济。从1979年至1983年,对这些地区的社队企业, 给予免征所得税5年,国营商业三级批发企业、民贸地区的国营小型零售企业在所得税上也。 给予适当减免。另外,对自治区内外的各地、各部门、各单位到49个山区县独资或联合兴办 企业在建筑税、所得税、提取固定资产折旧等都给予减免照顾。
   为把资金用好用活,财政部门积极发展财政信用,将财政支出中用于发展生产的一部分 资金由无偿占用改为有偿使用。并在不影响资金调度和事业发展的前提下,安排一部分财政 资金和间歇资金,以周转金方式支持企业、事业加快发展。并成立专门机构具体承办这些资 金的发放和管理。
   这一阶段财政收入,1979―1984年在13亿元上下徘徊。随着改革、开放、搞活经济政策 的深入贯彻, 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财政收入有较大的增长,1985年增至20.17亿元,1987 年为30.54亿元,1989年达41.41亿元,1991年为55.92亿元;财政支出,1984年23.06亿元, 1991年增加到71.61亿元。
   由于财政管理体制的改革和采取其他改革措施,下放财权,减税让利,使预算外资金渠 道增多,规模扩大,数量增加很快。全自治区预算外资金收入1991年为42.5亿元,比1978年 的6.5亿元增长5.54倍, 平均每年递增15.54%,已超过同期预算内收入平均每年递增10.25% 的速度, 出现预算内外资金并驾齐驱局面, 预算外资金收入相当预算内收入, 1978年占 45.16%,1988年上升到108.9%,以后逐年下降,1991年为76.08%;预算外资金支出1991年为 46.68亿元, 比1978年的6.93亿元增长5.74倍,平均每年递增15.80%。预算外资金已成为广 西财政预算有力补充。各级财政部门加强对预算外资金管理,建立管:理机构,全自治区97 个地、 市、县共配备管理人员188人。管理方式有:对行政事业单位,实行由财政部门专户 储存、计划管理、财政审批、银行监督;对国营企业及其主管部门,原则上采取计划管理, 政策引导。预算外资金加强管理后,促进国营企业生产发展和保证专项事业的资金需要,积 极稳妥地融通“财政专户”的间歇资金,至1989年底全自治区就有2.99亿元,对搞活经济, 支持生产建设有积极作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40多年来的广西财政工作,尽管走过曲折的道路,但全自治区上下 齐心协力,各族人民共同奋斗,取得了很大成就。1950年至1991年财政收入累计502.03亿元, 1991年比1950年增长83倍, 每年平均递增11.4%;财政支出累计691.11亿元,1991年比1950 年增长157倍, 每年平均递增13.15%,1953年至1991年中央财政补助共218.02亿元。除1956 年、1974年、1988年、1991年有赤字外,其余年度做到收支平衡,略有结余。在取得显著成 绩的同时,当前出现经济发展与财政困难并存状况,表现在:企业经济效益低,制约财政收 入的增长;财政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和自治区本级财政收入占全自治区总收入的比重低, 财力分散;财政支出因需求过旺增长过猛,不少市、县出现财政赤字。这些财政困难不是产 生于经济萎缩之中,而是在经济不断发展、财政收入逐步增加的情况下出现,是前进中的困 难,是在改革过程中存在的问题。通过努力发展生产,拓宽财源,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前 进中的困难是可以解决的。
   广西1953―1991年财政收支平衡表


   说明: 1、本表1953―1959年“当年决算分成收入”、“当年决算支出”所列数字,与 第四、五篇财政收入和财政支出分类统计表同期的收支总数不一致。原因是本表按当年财政 体制实际分成收入和支出编列,以反映广西财政收支平衡的实际情况,不是广西财政收支的 全部。财政收支分类统计表编列的是收支全额,收入当中包括了中央分成和全部直接交中央 金库的收入;支出包括原由中央财政列支以后又下放的支出。为使口径一致,便于前后对比, 这几年的数字还按照1960年的财政体制作了调整,故与决算表列数字也不完全一致。
   2、 上解中央支出包括中央借款,1981年21500万元,1982年12000万元,1983年中央借 款进基数,1987年31 900万元,1988年中央借款进基数,减少补助25900万元。
   3、 1990年、1991年的当年收支决算数中,按同口径已扣除电力建设资金和社会保险基 金。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