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水苗族自治县志
目录

71  第一节 畜牧


   畜禽繁殖
   养猪 民国时期至50年代初期,县境养猪均为私人饲养,亦有“榔猪”饲养 (即穷人租 富人猪饲养) 。 1954年, 融水镇部分农户及闲散人员兴办畜牧场,开始集体养猪。1958年 “大跃进”中,集体养猪一哄而上,各公社均办有集体养猪场,东风公社寺门大队社员当年 养猪5864头,至1959年3月,仅半年时间,共死亡猪906头。1961年全县生猪存栏数仅有7712 头。1962年贯彻“公养私养并举,以私养为主”的方针,并采取了“逢母必留,先留后选” 的措施, 养猪业有了较大的发展。至1966年,生猪存栏数达69130头。1975年,生猪存栏数 第一次突破10万头大关, 达107968头,集体养猪也上升到16885头,出现了融水红光大队, 中寨下坎大队两个百头猪场。1976年,县内刮起一股“割资本主义尾巴”之风,限制家庭副 业、家庭“五母”(母牛、母猪、母鸭、母鸡、母狗)受到限制,自留地重新丈量,畜牧业受 到挫折,至1980年,生猪存栏数又退到89246头。
   1981年后,养猪业又有了较大发展,1982年再次突破10万头大关,达12万头。1985年取 消派购,实行议购议销。1990年全县生猪存栏数达166363头。1991年以后加快实施兴畜牧业 步伐, 当年全县生猪存栏数为172192头, 出栏90178头, 此后逐年递增,1995年存栏数达 195400头,出栏数为136300头。
   县内传统猪种有花猪、香猪两种。一般习惯饲养花猪,一部分山区习惯养香猪。良种猪 品种有苏联大白猪、大约克夏、盘克夏和小约克夏,国内品种有宁乡、东山、陆川猪等。
   良种猪人工授精始于1959年,60年代中期普遍推广。近几年通过调查,县内母猪年繁殖 率均为1.8窝/头, 每窝平均产仔8.32头,双月龄断奶成活率为85%左右,断奶仔猪平均育 肥期305.2天/头, 出栏平均体重97.6公斤,育肥期平均增重83.6公斤/头,每公斤增重耗 饲料6.8公斤。
   养牛 解放以来, 宰杀耕牛,要经过严格的审批。1952年牛存栏数为61617头,1957年 为72325头,1965年发展到74006头,1975年又上升到89616头,1978年略有下降,为86198头。 1978年后,建立了国营、联队、大队、生产队牛场101个,同时开放了融水、和睦两个牛圩。 从此,牛可以自由交易,养牛业有较大发展,1983年首次突破10万头大关,1985年为118823 头, 1990年发展到137099头。 1991至1995年5年间, 基本上稳定在14万头左右,1995年为 141100头。
   县境主要有水牛、黄牛两种。山外多养水牛,山区多养黄牛。山区黄牛年平均繁殖率在 60—70%, 周岁成活率为90%,初生重12—15公斤,3周岁体重可达130—146公斤。1965年 引进荷兰白花公牛, 1966年引进种摩拉水牛2头,曾繁殖出新种水牛30多头。1985年引进湖 南黑白花种公牛2头,后备母牛1头,安洛期种公牛1头。1986年引进南丹中保种公牛2头。这 些引进的种牛,或因环境不佳,或因饲养不善,均先后死亡,所存无几。
   养羊 县境养羊不很普遍,多为山区元宝山麓一带的少数民族农户饲养,他们养羊的一 般目的,多为喜庆礼品或祭礼之用,商品率很低。70年代初,为了解决县城鲜奶供应,县畜 牧所先用本地山羊试验挤奶取得成功, 后于1979年从陕西购回沙能奶羊122只,柳城,成都 山羊60多只,建立国营奶羊场,每天向市场供应鲜奶30多公斤。70年代末,县城亦有二、三 户人家养羊挤奶供应市场。1991年全县养羊7801只,1992年有所下降,1995年达6100只。
   养马 县内养马不普遍。过去山外养马多作运输之用,随着机动车辆增多,养马运输已 逐渐淘汰。山区养马平时作为耕田或代步之用,如遇重大节日,举行斗马、赛马活动。
   养禽 1955年全县养鸡数为362725羽, 鸭为135986羽。 1980年鸡为426738羽, 鸭为 496117羽,鹅为37391羽。1990年鸡为580720羽,鸭302776羽,鹅39778羽。
   传统鸡种以三黄鸡为主,鸭种有麻鸭、刚鸭、旱鸭等,鹅种有狮头鹅、火鹅等。
   80年代,县开始推广配合饲料,家禽良种13益增多。鸡种有本地土鸡,来航,288罗斯、 红布洛、农大黄、白洛克、AA、红宝等。鸭种有本地香鸭、北京、绍兴、樱桃谷等;鹅种有 太湖鹅等。1990年自治区科委、畜牧局组织实施“133工程”“星火计划” (即科学养牛100 万头, 猪300万头, 禽3000万羽) , 分配给融水县的养禽任务是24.8万羽,当年实际饲养 28.75万羽,并出现了饲养家禽鸡5000羽,鸭2000羽的个体专业户。
   进入80年代以来,家禽饲养除鸡、鸭、鹅外,珍珠鸡、竹丝鸡、家鸽、地鸽、鹌鹑等也 得到了普遍的养殖。 90年代后, 家禽饲养稳步发展,1992年全县家禽饲养突破百万羽,达 1022600羽,1995年达1259300羽。
   由于畜牧业发展,全县肉类总产由1991年的746.1万公斤增至1995年的1306.6万公斤。
   养蜂 县内农民有养蜂习惯,尤以山区的汪洞、滚贝一带养蜂较为普遍。养蜂采蜜一般 每年1—2次, 每桶年产2—10公斤。近年来多数养蜂户改传统的桶养为箱养,人工巢蛹和按 新法摇蜜,使蜂蜜产量不断增加,如融水镇新国村一养蜂户用新法养6箱,年产蜜180公斤。 1990年,全县养蜂668箱(桶),产蜜28750公斤。蜂源多靠野外捕捉,1958年,县繁殖场曾引 进意大利蜂,但由于气候不适和管理不善,现已不复存在。
   饲养及饲料生产
   县内草场资源丰富,牧草种类繁多。据草场资源调查统计,全县可产青草2075.24万吨, 理论载备量(食草类) 为15.3万个黄牛单位。全县猪禽所耗饲料年平均为21.56万吨。其中精 料为13327吨, 表绿多汁饲料17.1万吨,粗料2.49万吨;加工副产品1352吨。1990年全县共 建立饲料公司14个,向饲养户供应粗饲料、能量饲料、蛋白质饲料、矿物质饲料及添加剂约 4万吨(多数从外地购进)。
   1965年开始引进少量象草种植,1982年后又先后引进非洲狗尾草、阔叶稗、红三叶、白 三叶种植,但由于管理不善及其他原因,这些引进牧草仅有少量存活。1987年播白三叶时采 用科学方法拌种,存活率大大提高,现全县已拥有千亩人工牧草。1995年底,人工改良草场 保存面积为1.5万亩。 养猪用青饲养,山外以菜类、红薯苗为主,山区以红芋、红萍为主。 1992年调查,全县养猪年消耗风干混合饲粮1.37万公斤,其中青绿饲料风干物占总饲粮的65 %,谷糠类占25%,猪的饲粮仍以青粗料为主,蛋白质、能量水平很低。
   畜禽防疫
   全县畜禽传染病有34种,寄生虫63种,中毒等普通疾病有50多种。
   猪病 猪传染病有“五号病”、猪瘟、猪丹毒、猪肺疫、猪喘气病、猪链球病、猪传染 性胃肠炎、猪布氏病、猪水泡病、仔猪副伤寒、仔猪白痢、猪勾端螺旋体病、猪痘、猪破伤 风、猪炭疽等19种;寄生虫病有猪蛔虫、猪囊虫、析颈襄尾蚴、芽状叶冠线虫、长尾食道口 线虫、有齿食道口线虫、野猪后园线虫、独鞭虫8种;普通病有十字科饲料中毒、木薯中毒、 产后瘫痪等。1982—1985年全县因“五号病”死亡生猪1640头。1952—1985年因猪瘟病死生 猪15万多头, 因猪丹毒病死生猪3万多头。1978—1989年猪传染性胃肠炎死亡生猪1155头。 近年来,猪链菌的发病率呈上升趋势。
   牛病 传染病有炭疽病,气肿疽、“五号病”、流行性腹泻、流感、破伤风、放线病、 大肠杆菌病、传染性结膜炎、白血病、结核、牛狂犬病14种。寄生虫病,水牛有长形菲策吸 虫、锡兰菲策吸虫、鄱阳菲策吸虫、荷苞腹袋吸虫、腺状腹袋吸虫、野牛平腹吸虫、台湾巨 盘吸虫、侧肠锡叶吸虫、链肠锡叶吸虫、副链肠锡叶吸虫、胰阔盘吸虫、肝片形吸虫、牛仰 口线吸虫、日本鸟毕属吸虫、幅射食道口线虫、疥螨、虱17种。黄牛有卵园菲策吸虫、荷苞 腹袋吸虫、腺状腹袋吸虫、野牛平腹吸虫、印度阔盘吸虫、广东殖盘吸虫、斯林殖吸虫、原 羚同盘吸虫、侧肠锡叶吸虫、陈氏肠叶吸虫、胰阔盘吸虫、大片形吸虫、吸沟同盘吸虫、牛 仰口线虫、罗德氏吸吮线虫、牛焦虫、疥螨、虱、蜱等21种。普通病有:甘蔗黑斑病中毒、 叉胛、 风湿等20多种。1982—1985年因“五号病”死亡牛216头,1951—1989年因炭疽病死 亡牛211头,因流行性腹泻病死亡牛722头。牛瘟病自解放后至1968年已基本消灭,但1969年 后又开始流行。1969—1990年因此病死亡牛1582头。
   羊病 寄生虫病主要有牛仰口线虫、哥伦比亚食道口线虫、粗纹食道口线虫、蛇形毛圆 线虫、 捻转血茅线虫、疥螨6种。1979年由陕西购进的沙能奶山羊带来了传染性胸膜炎,连 本地羊共传染80多只,因医治无效,全部淘汰。
   禽病 传染病主要有鸡新城疫、禽出败、鸡豆、雏白痢、马立壳氏病、传染性支气管炎、 和球虫病等。寄生虫病,鸡有:棘勾赖涤虫、蛔虫、异剌线虫,分棘四棱线虫等10种。鸭有 砂囊办口线虫、接睾棘口线虫、鹅裂口线虫等7种。1975—1989年因鸡新城疫死亡鸡3567802 羽, 占饲养量32.6%。因禽出败死亡鸡鸭约100万羽。鸡球虫病、鸡马立壳氏病、鸭传染性 肝炎等禽病,是近10年引入肉禽良种而发生的新传染病,对良种肉禽危害较大,而本地鸡、 鸭品种却很少发生。
   猪病防治 1956年后开始生猪预防注射。最初用猪瘟结晶紫苗、猪丹毒氢氧化铝苗、猪 肺氢氧化铝苗作一猪三针预防,后改用免化猪瘟弱毒苗牛体反应苗。1976年后,猪丹毒苗改 为鸡胚口服苗,1980年后开始使用三联苗。1985年起实行生猪免疫程序改革,对50天龄猪实 行一次免疫注射,并于春秋两季再次注射。1985、1986、1987、1988、1989年,预防注射密 度分别为78.93%、82.94%、86.43%、94.82%、90.55%;生猪死亡率为12.64%、8.45%、 6.52%、4.46%。
   对于猪传染性胃炎,过去一般采用磺胺类,抗菌素类药物抑制其并发症。1989年,县站 人员通过试验,发现用千分之一高猛酸钾在猪发病前供其饮用,可防治此病。
   猪寄生虫病多用敌百虫片、盐酸左米唑、丙硫苯米唑进行驱虫。全县驱虫面达60%。
   牛病防治 1960—1989年防治牛气肿疽共注射30539头次, 1963—1989年为防治牛炭疽 病,共注射19036头次。1975—1989年,驱虫170536头次。牛出败(巴氏杆菌病) 过去仅零星 散发,1992年突发流行,6月底发生于山外农村,7月初蔓延到四荣、大浪、拱洞、虽经全力 采取急救措施,仍死亡200余头牛。
   禽病防治 1980—1989年注射免疫鸡新城疫苗777834羽,注射禽出败疫苗174441羽,驱 虫213179羽。 1989年全县禽病防密度为39.2%。1995年全县家禽饲养量达125万多羽,但由 于农村家庭不注重家禽疾病预防,以鸡新城疫、禽出败为主的免疫率很低,家禽死亡率高达 20—30%。

正在加载后续目录内容,请稍候......

已到达内容的末尾.